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 新聞動態 > 法治新聞 > 正文
 
最高法發布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被撤銷監護人資格典型案例
 

更新時間:2016-6-1 09:36:43
 
 法制網北京5月31日訊 記者劉子陽 葛曉陽 最高人民法院今天發布了12起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被撤銷監護人資格典型案例,其中既有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也有對被監護人實施虐待、傷害或者其他侵害行為而被撤銷監護人資格的典型案例。

    一、林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一)基本案情

    福建省仙游縣榜頭鎮梧店村村民林某某(女)多次使用菜刀割傷年僅9歲的親生兒子小龍(化名)的后背、雙臂,用火鉗鞭打小龍的雙腿,并經常讓小龍挨餓。自2013年8月始,當地鎮政府、村委會干部及派出所民警多次對林某某進行批評教育,但林某某拒不悔改。2014年1月,共青團莆田市委、市婦聯等部門聯合對林某某進行勸解教育,林某某書面保證不再毆打小龍,但其后林某某依然我行我素。同年5月29日凌晨,林某某再次用菜刀割傷小龍的后背、雙臂。為此,仙游縣公安局對林某某處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并處罰款人民幣一千元。6月13日,申請人仙游縣榜頭鎮梧店村民委員會以被申請人林某某長期對小龍的虐待行為已嚴重影響小龍的身心健康為由,向法院請求依法撤銷林某某對小龍的監護人資格,指定梧店村民委員會作為小龍的監護人。在法院審理期間,法院征求小龍的意見,其表示不愿意隨林某某共同生活。

    (二)裁判結果

    福建省仙游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身體健康、照顧被監護人的生活,對被監護人進行管理和教育,履行相應的監護職責。被申請人林某某作為小龍的監護人,未采取正確的方法對小龍進行教育引導,而是采取打罵等手段對小龍長期虐待,經有關單位教育后仍拒不悔改,再次用菜刀割傷小龍,其行為已經嚴重損害小龍的身心健康,故其不宜再擔任小龍的監護人。依照民法及未成年人保護法的有關規定,撤銷被申請人林某某對小龍的監護人資格;指定申請人仙游縣榜頭鎮梧店村民委員會擔任小龍的監護人。

    (三)典型意義

    撤銷父母監護權是國家保護未成人合法權益的一項重要制度。父母作為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監護人,若不履行監護職責,甚至對子女實施虐待、傷害或者其他侵害行為,再讓其擔任監護人將嚴重危害子女的身心健康。結合本案情況,仙游縣人民法院受理后,根據法律的有關規定,在沒有其他近親屬和朋友可以擔任監護人的情況下,按照最有利于被監護人成長的原則,指定當地村民委員會擔任小龍的監護人。本案宣判后,該院還主動與市、縣兩級團委、婦聯溝通,研究解決小龍的救助、安置等問題。考慮到由村民委員會直接履行監護職責存在一些具體困難,后在團委、民政部門及社會各方共同努力之下,最終將小龍妥善安置在SOS兒童村,切實維護小龍合法權益。本案為2015年1月1日開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中有關有權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的主體及撤銷后的安置問題等規定的出臺,提供了實踐經驗,并對類似情況發生時,如何具體保護未成年人權益,提供了示范樣本。

二、邵某某、王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一)基本案情

    邵某某和王某某2004年生育一女,取名邵某。在邵某未滿兩周歲時,二人因家庭瑣事發生矛盾,邵某某獨自帶女兒回到原籍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大許鎮生活。在之后的生活中,邵某某長期毆打、虐待女兒邵某,致其頭部、臉部、四肢等多處嚴重創傷。2013年又因強奸、猥褻女兒邵某,于2014年10月10日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王某某自2006年后從未看望過邵某,亦未支付撫養費用。邵某某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后,王某某及家人仍對女兒邵某不聞不問致其流離失所、生活無著。邵某因饑餓離家,被好心人士張某某收留。邵某某的父母早年去世,無兄弟姐妹。王某某肢體三級殘疾,其父母、弟、妹均明確表示不愿意撫養邵某。2015年1月銅山區民政局收到銅山區檢察院的檢察建議,于1月7日作為申請人向銅山區人民法院提起特別程序請求撤銷邵某某和王某某的監護人資格。

    (二)裁判結果

    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人民法院判決:1、撤銷被申請人邵某某對邵某的監護權。2、撤銷被申請人王某某對邵某的監護權。3、指定徐州市銅山區民政局作為邵某的監護人。

    (三)典型意義

    通過對該案的審判,確定了當父母拒不履行監護責任或者侵害被監護人合法權益時,民政局作為社會保障機構,有權申請撤銷父母的監護權,打破“虐童是家事”的陳舊觀念,使受到家庭成員傷害的未成年人也能夠得到司法救濟。在未成年人其他近親屬無力監護、不愿監護和不宜監護,臨時照料人監護能力又有限的情形下,判決民政局履行帶有國家義務性質的監護責任,指定其作為未成年人的監護人,對探索確立國家監護制度作出大膽嘗試。該案件審理中的創新做法:一、激活監護權撤銷制度使之具有可訴性,明確了民政部門等單位在“有關單位”之列,使撤銷監護權之訴具備了實際的可操作性;二、引入指定臨時照料人制度,案件受理后,為未成年人指定臨時照料人,既確保未成年人在案件審理過程中的生活穩定,也有利于作為受害人的未成年人表達意愿、參加庭審;三、引入社會觀護制度,案件審理中,法院委托婦聯、團委、青少年維權機構對受害未成年人進行觀護,了解未成年人受到侵害的程度、現在的生活狀態、親屬情況及另行指定監護人的人選等內容,給法院裁判提供參考;四、加強未成年人隱私保護,庭審中采用遠程視頻、背對鏡頭的方式讓邵某出庭,尋求受害女童隱私保護和充分表達意愿的平衡。對裁判文書進行編號,向當事人送達裁判文書時送達《未成年人隱私保護告知書》,告知不得擅自復印、傳播該文書。在審理終結后,對全部卷宗材料進行封存,最大限度保護受害人的隱私,確保其在另行指定監護人后能健康成長。

    三、岳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一)基本案情

    申請人屈某某、張某某系屈某一之父母。屈某一與被申請人岳某某(女)婚后生育子女岳某一(姐)、岳某二(弟)。2007年,屈某一意外死亡,岳某某獨自離家未歸。多年來岳某一、岳某二與兩申請人(祖父母)一起生活。被申請人岳某某現已再婚。申請人屈某某、張某某申請撤銷岳某某對岳某一、岳某二的監護權,同時指定申請人屈某某、張某某為岳某一、岳某二的監護人,被申請人岳某某表示同意。

    (二)裁判結果

    陜西省興平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被申請人岳某某在其丈夫去世后,未履行對其子女岳某一、岳某二的撫養、照顧、教育、管理義務。現被申請人岳某某對申請人屈某某、張某某的申請表示同意,且岳某一、岳某二一直與申請人屈某某、張某某(祖父母)共同生活,由申請人撫養至今,故對兩申請人的主張予以支持。

    (三)典型意義

    父母作為未成年人的法定監護人,應當履行法定監護職責。本案中,被申請人作為未成年人的母親,長期不履行對于子女的監護職責,而由未成年人的祖父母實際進行撫養、照顧等監護義務。將監護人變更為未成年人的祖父母,不但符合實際的監護情況,也符合包括被申請人在內的各方利害關系人的意愿,符合未成年人保護的立法意旨。實踐中,祖父母撫養孫子女等留守兒童的現象日益普遍,在作為法定監護人的父母不履行或者不能履行監護職責的情況下,賦予祖父母監護人身份,有利于穩定家庭關系及社會秩序,促進未成年人權益保障,這也是本案的典型意義所在。

 
同乐城8号店